第六季四部曲:值得 · QAF 同人文

值得 5

第五章

尽管可能只过了几分钟,但Brian感觉好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商场广播里传来通知说凶手已经抓到,危险解除,希望大家不要慌张,有秩序地离开商场。Brian坐起来看见Gus和Jenny被吓得一动不动,而Michael好像也渐渐失去知觉。他拍了拍Michael的脸蛋,带着哭腔叫着,“Mikey, Mikey, 你这个混蛋如果就这样离开我,我会杀了你的。”

身边顿时被医务人员包围, Brian不得不离开Michael让他们开始抢救。当他们用担架把Michael抬走时Brian抱着Gus和Jenny紧紧跟着,但要上救护车时有人阻止了他说车上没有 地方装下他们三个人。不可能放下孩子们,Brian只好吻了一下Michael的嘴唇,就眼睁睁的看着救护车门关上然后开走。自己抱着Gus和Jenny焦急又沮丧的走向停车场。

Brian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盯着走廊里的天花板, Michael已经进去两个小时了。他刚到时医生跑过来问完关于Michael的一些健康状况之后就没有人再过来理他。在经历了混乱和恐慌他稳住自己之后,他就给Lindsay打了电话跟她简单叙述了情况。

他看着天花板,苦笑着自己这些年怎么跟医院的走廊这么有缘。他想起六年前Justin被袭击满头是血,自己坐在走廊里抓着染满Justin血的围巾又是害怕又是内疚。要不是Michael没有上去波兰特的飞机而过来陪了他三天三夜,他绝对会疯掉。那时他就肯定那个金发的阳光男孩已经走进他的心里,并且会永远改变他的生命。只是没有想到会让他改变那么多,还差点让他和Michael永远背道而行。

五年前他和Michael换了位置,他来到医院的走廊里安慰在守着Ben的Michael。 看着Michael在他怀里为另一个男人如此悲痛,他都顾不了嫉妒只想教授赶快好起来让Michael不要这么难过。虽然把正在痛哭的Michael抱在怀里, 他却感觉到Michael 已经和他渐行渐远。最难熬的当然是大爆炸后Michael做手术的时候,医生当时谨慎的话语让他大脑根本无法思考。 他感觉自己必须做一件惊天动地,有违常理的事情才能够唤Michael醒来。所以他疯狂的跑回Babylon废墟向Justin第一次说了,“我爱你。”不关怎么说那一招也管用了,Brian苦笑一下, 因为第二天医生就说Michael会没事。

还有一年多前Michael因为化疗的不良反应而被送进深切病房室, 他当时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时试图说服自己,就算老天真的这么混蛋的就这样把Michael从他身边带走, 好歹他们也在一起做了四个月的情侣自己也不应该再有什么遗憾了。但他知道那是他自己在骗自己,四个月怎么够? 完全拥有Michael以后他才明白,和Michael在一起的日子一辈子也不够,永远都不可能够。

不过这次没有那么糟, Brian尽力安慰自己。 医生开始手术以前言语中透露子弹并没有伤及重要器官,只是伤到锁骨下动脉而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只要止住血修好血管就没有问题了。Brian才松口气一屁股坐到长椅上。

他看了看在怀里累的熟睡的Jenny。 小姑娘真的和Michael长的太像了,突然让他邪恶的想到那年游行穿成女装的Michael还在街上耍了那个可恶的直人的景象。他感到枕在他大腿上睡觉的Gus突然哭着叫起来,“不要,不要。”

他摇了摇儿子的肩膀,“嘘,Gus, 没事了, 只是做梦,该醒了。”

慢慢恢复知觉的Gus抱着他的大腿哭起来, 小心不惊醒怀里熟睡的公主,Brian低下头吻了一下Gus的头发,“儿子,怎么了,梦到什么怪物了?”

Gus紧紧抓着他的裤子,打着嗝,哭着说,“我梦到Michael叔叔躺在一滩血里,好多好多血。我怕他就这么死了。”Gus转过身仰头看着他委屈的说,“爸爸,对不起,要不是我去追那个篮球,Michael叔叔不会流那么多血。我不是好孩子,你们肯定不想要我了。”

Brian拭去儿子脸上的泪水,轻轻揉着他脖子,“儿子,不是你的错, 是个变态的凶手。Michael没事的,一会儿就会醒来的。我们那么爱你,怎么会不要你。” 说着就又低下头吻了吻Gus的脸蛋。

“爸爸你那么爱Michael叔叔,他因为我受伤你不怪我吗?”Gus内疚的问。

“不会,而且Michael也不会怪你。 我们还是很爱你的。”Brian表现出父亲温柔的一面。

“Michael叔叔和爸爸你在一起,我可不可以叫他Michael爸爸?”Gus胆小的问。

在经过这个惊心动魄的下午之后Brian脸上首次露出灿烂的笑容,他肯定地点点头,“当然了儿子。他醒来以后你就这样叫他,他会高兴的疯了的。”

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Brian抬头看见Lindsay和Melanie正焦急地向他们走来。到跟前后她们一一和Gus还有Brian拥抱一下, 还吻了Jenny的脸蛋。

“Michael怎么样?”Lindsay 和Melanie抱起Gus和Jenny坐到走廊对面的长椅上。

Brian朝门口摆摆头,“还在做手术。”

“很严重吗?”Melanie 担心的问。

Brian摇摇头,“应该不会。医生说子弹在左肩胛骨,没有伤到重要器官, 缝好血管应该就行了。”

“Michael真可怜,为什么这种事总是发生在心地最善良的人身上。”Melanie似乎在自己跟自己嘀咕。

听到这里Lindsay默默地抬头看着Brian一脸内疚的表情。“Brian, 对不起,我昨天气头上说了那么多伤害Michael的话。我还说他跟Gus没有任何关系,没有资格管Gus的事。 可今天他居然为了Gus受那么重的伤。 我不知道怎么做他才能原谅我。。。”说着说着就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Brian摆手让她停止,指着手术室的门说,“你不用跟我道歉,你需要道歉的人还躺在里面。 Michael会为Gus挡一枪我一点也不惊讶。Michael从来都用行为来默默表达他的爱意,他对Gus, Jenny, 还有Hunter 都是一视同仁。你也不用担心, Michael那么心软,肯定会原谅你的。但他绝对不会做的是放弃争Gus和Jenny的抚养权。而我也绝对会支持他到底。”

Melanie提高音调叫起来,“Brian, 我们刚来多伦多两年你一次都没来看过Gus, 现在你一个月来了两次就觉得自己是完美父亲了是吗? 你为什么觉得你有资格把他们带走? 而且现在让你们把Gus和Jenny带回匹兹堡我们当初那么辛苦的把他们带过来不是都白费了吗?”

Brian叹口气,“现在Michael还在做手术,我不会在医院里跟你吵架。 大爆炸发生都两年多了,这两年你, Lindsay, 我, Michael都有很多变化, 还有匹兹堡甚至整个美国的环境都变了。带孩子们过来也许在当初那个情况看是最好的办法,但现在让孩子们跟我们回去绝对是正确的选择。而且我不是说就暑假或者什么别的节假日跟着我们,我和Michael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孩子们一直永远的跟着我们住,直到他们上大学。 当然你们可以随时来看他们,也可以在合适的时候把他们接过去和你们住一段时间。我们对你们会比你们对我们公平厚道很多。 你们如果不同意,那我会请滨洲最好的家庭律师来为我们争Gus和Jenny的抚养权和监护权。我也许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Brian自嘲道,“但Michael绝对是最好的,他会教我怎么变成一个好父亲的。”

Brian又转头看着Lindsay, 严肃的说,“我知道你昨天伤害Michael最深的话还是关于我和他的关系对吗? 我不知道这些年你为什么那么热心的撮合我和Justin, 但我现在可以肯定地告诉你。 Michael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百倍,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 如果老天到时候真的要让我们分开,我祈求是他先离开我,因为我不会忍心看着他孤独一人。所以你们绝对不用担心Gus和Jenny跟着我们会不稳定。你们仔细考虑考虑,如果实在不愿同意我们的提议那就等着收律师信吧。”

这时医生从手术室门口走了出来, Brian马上站起来迎上去,“Michael怎么样?”

医生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微笑着说,“我们把子弹取出来也缝好了动脉血管,Novotny先生没有生命危险的。”

走廊里的三个大人都松了口气,“那我能去看他吗?”Brian急着问。

“现在他还在麻醉中没醒,我们会把他送到病房里。你可以去那里看他。”

他跟医生握了握手表示感谢,然后转身对Lindsay和Melanie说,“已经很晚了,孩子们今天都累了。你们先带他们回去吧。明天再来看Michael。”

Melanie和Lindsay有点发呆的点点头抱着已经在怀里睡着的Gus和Jenny走了, 但脑子里一直想着Brian的提议和威胁的两个拉拉晚上却没有那么容易睡觉。

Brian追问医生关于Michael的情况追问到可怜的医生明确的表示自己需要回家休息,并说明天会过来更详细的解释。他又到餐厅胡乱吃了点东西,等走进Michael的病房的时候已经将近半夜了。

走到床前坐下,他看到和刚才在商场时比苍白如纸的脸上开始有了一点颜色,稍微放心的吐 口气。他拨开恋人凌乱的黑发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和脖颈。 握住Michael的右手自己开始嘀咕,“Mikey, 我知道我以前一直对你很差,但你却一直都爱我并在我身边支持我。 现在你是在惩罚我吗?”然后就把Michael的手掌贴到自己脸上,用他的手指拭去自己眼角的泪水。

好像Michael感应到了Brian悲伤心疼的情绪似的,没有过多长时间, Brian就感觉到Michael的手好像在弱弱的抖动。抬头看见Michael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直到那双黑色明亮的眼睛迷糊的看着他。 Brian的脸上露出像十四岁时Michael在英语课上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笑容, 并且兴奋得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双唇。

“你没事吧? Gus和Jenny呢?”Michael担心的问道,右手依旧贴着Brian的脸。

Brian摇摇头,“只有你这个混蛋不小心。 Linds和Mel把孩子们带回家了。”

Michael安心的松口气,吐出来,“那就好。”

“医生说你也不会有事。”Brian 安慰他说。

“那我的左胳膊为什么没有感觉啊?不过这可能是好事。要不然恐怕疼死了。”Michael笑道。

“Mikey, 我们不是都说好不会再在医院见面了吗? 你怎么又这么不小心?”Brian边用拇指指腹划过Michael的眉毛边抱怨到。

“这不一样,这是加拿大的医院,我们还没有来过。”Michael调皮的笑到。

Brian捏了一下他的脸蛋,马上又严肃的问,“Mikey, 你不是昨天才答应我不管为谁你都不会伤害自己吗?”

“可那是Gus啊。”

Brian邹起眉头,“谁都不行。”然后把头靠在Michael的胸口,哽咽到,“Mikey, 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他说不下去时感到Michael的手指按摩着他的后脑,揉着他的头发说,“嘘,我不是没事吗?”

Michael往左边挪了挪,示意让他也躺在病床上。Brian当然接受邀请躺在了他的右边,小心避开石膏和纱布的抱住Michael的身体, 下巴卡住他毛茸茸的脑袋。经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天以后,两人以最舒适的姿势进入梦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