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季四部曲:考验 · QAF 同人文

考验 8

第八章

Michael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坐立不安。今天上午把Ben接回家后人就不断地来。Debbie, Emmett, Blake,  Cynthia, Jennifer, 还有好多别的朋友。好不容易把他们一个个都送走现在Ben到楼上洗澡去了。Brian已经打了三个电话说他已经和Justin完结他们的关系了, 逼他也去跟Ben谈。Michael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才发现自己原来如此紧张。居然出了这么多汗。

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他的腰,吻了吻他的后颈,“宝贝,你怎么出这么多汗?背心都湿透了。”

Michael摆脱Ben的怀抱转身说,“Ben坐下我们谈谈好吗?”

Ben知道这一刻还是来临了。他点点头跟着Michael在沙发上坐下。想了很久的时刻到了,Michael却不知如何开口。他抓了抓脑袋说,“Ben, 你知道我们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Ben惭愧的低下头,“Michael。 都是我不好。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生病的时候你还那样照顾我。”

“Ben, 除了和那个研究生接吻你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只要我还一天是你的丈夫伴侣照顾你都是我的责任。可我受不了你对我的瞧不起和嫉妒了。”

“你说的对,Michael。 我也不知道我是为什么。你 是个很完美的伴侣。 从来体贴我不跟我发脾气。可我却没有那么 体谅你。也许是我觉得我你对我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我得惹你生气才发现你在乎我。也许我总觉得自己是HIV 阳性的所以配不上你。”

“Ben,” Michael突然打断他。“关于你阳性这个我提我们很久以前已经讨论过了。这次和那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不体谅我。 你原来一直都忍着,可其实鄙视我的爱好和事业。你贪图提升所以嫌我丢人。我小说卖得好的时候你还嫉妒。所以不要扯到别的问题上。”

“没有Brian我们还是这么多问题。”Michael跟自己嘟囔着。

Ben听到后,突然抬起头看着Michael, “Michael你还爱Brian吗?”

“你什么意思?我们之间的问题和Brian没有半点关系。 他这一年都不在。 你能不能不要总避开主要问题好不好。”Michael生气地说。

“Michael, 其实在医院养病的时候我 想了很多关于我们的关系。”Ben语重深长的说,“你说的没错。我是不赞同你对漫画的热爱。我在学校里工作染上写穷酸气息也很正常。这一年来我是表现的很嫉妒很功利。 对不起。但我决不是一个追逐功名利禄的人。我一个HIV阳性的人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要那么多功名干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在乎那个正教授的位置吗? 我只是喜欢那个可以去国外考察的机会。” Ben叹口 气继续,“Brian和我们之间的问题没有直接关系,但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

Michael生气地瞪着他,“Ben。。”

Ben摆手打断他。“Michael, 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跟你说我永远不会让你不爱Brian。 也许你不能理解。我这样阳性的人就像身上绑着定时炸弹似的也永远不可能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所以我对你觉得愧疚。我觉得我们之间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两个的梦想不同。 你知道我对东方文化的迷恋,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在我短暂得有生之年去亚洲受东方文化的熏陶。 而你从十四岁以来的梦想就是可以永远和Brian在一起。”

Michael看着Ben不知道怎么回他,因为内心里他知道Ben说的对。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永远和Brian在一起。

Ben继续说,“我们当时选择在一起时因为就算梦想永远不能成真我们也要享受生活。但现在也许是我们去追逐各自的梦想的时刻了。”

Michael狐疑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Ben走过去从包里拿出一份信递给Michael, “你知道圣诞节学校就提我为正教授了。 我生病前看到一个可以去香港做访问学者一年的机会我当时忍不住就申请了。想批不批都不知道到时候在跟你商量。前两天一个同事去医院看我的时候把我 办公室的信件都带过去。学校已经批准我去了。我这两天都在考虑怎么办。但现在我想可能是时候我去了。”

Michael看了看信苦笑到,原来Ben已经 给自己做了最好的打算,这不也是他希望的吗? “上次你为了我没有去西藏。这次我没有理由用一个没有幸福的婚姻拴住你了。”Michael低下头。

Ben坐到Michael身边吻了吻他的脸。“Michael我们在一起这些年你给了我很多很多。过去这一年没能让你幸福我很抱歉。既然我都去追逐梦想了, 那你也去吧。Brian这次回来我看他变了不少,俗一点说就是成熟了。他比原来更爱你了,难道你不爱他了吗?”

“Ben,不是那样的。我和Brian没有可能了。”

Ben摇摇头,“这两次他都和Justin分开回来,他们的关系肯定已经基本结束了。你为什么说没有可能呢? 难道你想和他错过一辈子?这样吧,这个位置还有一个月就开始了。 没有那么多时间办很多手续。我们的房子先不卖,并一切照旧。我去香港,你也试着和Brian在一起。等一年后我回来我们再决定怎么办。是去多伦多办离婚还是卖房子。 当然,也许你发现Brian还是那么浑蛋最后我们又在一起也不好说。”Ben笑笑,“好了,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我先去睡了。”

Michael在沙发上坐了好久才上楼睡觉。他一直想着Ben的话。Brian已经告诉他他和Justin彻底分手了。他们已经可以回到在Justin和Ben之前Brian和Mikey的日子了。为什么不能试一试呢。跟Ben谈过之后还睡在他身边让Michael感觉很别扭。而Ben好像又故意让Michael难受似的在睡梦里把胳膊伸过来搂住他。他无奈的把胳膊移开始好像惊醒了Ben。 他迷迷糊糊的说,“Michael, 我这两天老是觉得你很热,你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医生啊?”

三个星期后

在繁忙中时间就在弹指间流过,转眼间Brian都回到纽约三个星期了。Ted说的没错,当初的那个客户的确很难搞。Brian费了好长时间,好大精力死缠烂打的才敲定合约。他同时也安排公司里的事宜让他好能长期搬回匹兹堡去。 他把自己的公寓让给Ted和Blake, 用了几万大洋和三瓶名酒才贿赂Ted在纽约再呆几个月等James完全能掌控大局。

Justin早就搬出公寓了。同时交着好几个男友尽情地享受着花天酒地。跟Brian分手后反而话又多了。Brian遵守诺言一天至少三个电话打给Michael。 当听说他已经跟Ben 分手并且Ben很快就去香港时他高兴得差点没有坐上下一班机去找他。但当时公司和公寓都是烂摊子他走不开。现在只有我们俩了,没有人能走到我们中间了。我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 有一辈子,所以这几个星期没什么。他每天都把这些话跟自己说好几遍才没有让自己想Michael想的疯掉。

而在匹兹堡Debbie听说Ben要离开已经要疯掉了。但这次Ben却很绅士的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不让她冲Michael发火。每次Michael受不了想为他说话的时候他都阻止了。说什么“反正我就快走了她也唠叨不了多久。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了。”

Michael这些天来除了帮Ben买国外没有的必须品,帮他收拾行李,就是写自己的剧本了。他把Ben的话想了很多便。决定等Brian回来跟他好好谈谈。已经没有Justin和Ben了,他们为什么不能试一试呢? 他知道自己还是很爱Brian, 而且时间久了也会原谅 Brian做的那些事。老是被Ben提醒的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很热,出很多汗,还莫名其妙的累。所以在Ben的陪伴下他担心的到诊所去验了验,但发现是阴性后就算Ben还在耳边说“你还是应该 去看医生”时他也只是敷衍的,“嗯,会的。”

Brian在匹兹堡机场的接机室已经转了好几圈了也没有看到Michael的身影。Mikey怎么回事呀,说好要接我的。昨天晚上打电话Michael还抱怨Brian为什么不能 早一天来,这让他今天刚送走Ben明天还得再跑一趟机场。Brian还开玩笑说怕碰到教授和他打起来。

看来是忘了, Brian失望的走出机场坐上的士。 这次准备在匹兹堡长住他已经让Cynthia帮他物色一个好的吉普, 现在已经买好了停在阁楼下。Brian觉得这次他一切都准备好了。 他早就在匹兹堡最贵的意大利餐馆订了今晚的包间准备今晚表白。 时间越来越近Brian的心跳也逐渐加速。

可是Mikey现在在哪儿? 他又扳开电话拨了一号快键。 响了5声眼看就又要去留言箱了Brian失望的正要挂了它,一个声音从电话传来。

“Mikey, 你在哪儿? 你怎么忘了去接我?” Brian厥起嘴来。

“Brian, 这是Emmett。”Emmett罕见严肃的声音。

Brian觉得后背一凉,“Emmett, 怎么回事? Mikey 呢?”

“Brian,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听说是他在店里晕倒了,然后他雇的那个大学生叫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 我和Debbie现在在这儿,你要不要也来? 就是Ben当初呆的那家医院。”

还没有挂电话Brian就冲司机喊着要调头,第二次刚到匹兹堡就迅速飞奔到阿勒格尼西滨州医院。

冲进急诊室他冲前台的护士喊,” 我找Michael Novotny。”

护士看了看电脑屏幕对他 摇摇头,“对不起先生,现在这里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Brian一副想揍那个小姑娘的样子。

旁边的一个护士过来解围,“Novotny先生我记得,他刚才是在急诊室,现在已经被送到六层西侧的内科病房了。”

Brian没等他说完就跑了。 Mikey怎么严重到要住院? 他昨天在电话里听着虽然有点累但是也和平是没什么不同。等到了电梯里Brian脑子才意识到和平是没什么不同是因为自从他第一次回匹兹堡Michael一直听着都很累。

找到Michael的房间还花了好一阵工夫,他走进门看到Michael虚弱的靠着枕头坐在床上,旁边是Debbie和Emmett。 天,才三个星期他居然又瘦了。Michael看到他黑色的眼睛亮起来,“Brian对不起我没有去接你。等醒来时已经晚了。”Brian跑道Michael跟前坐下握住他的手。他伸手摸摸Michael头上的纱布问,“怎么回事?”Michael的头好热。

“没事, Brian,” Michael马上回答让Brian放心,“都是外伤,他们已经做CT扫描了。”

“那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吗? 如果你的头没事为什么会让你住院?你怎么烧得这么厉害? Mikey你最近去验过吗?”Brian担心的问。

Michael点点头,“Ben临走的时候说得看着我健康他才放心, 所以带我去诊所验了。 是阴性的。 而且,”Michael顿了顿又继续,“我们新年后就没有做过,所以我真的没事。”

听到Michael是阴性的Brian心感觉放松一些,而且听到Michael这么久都没跟教授有过肌肤之亲他都心花怒放了。

在旁边的一直安静的Emmett突然开口了, 声音带着哭腔,“他们。。怀疑他有癌症。”

“什么?!”Brian感到晴天劈雷。

“Emmett你不要胡说。”Debbie在一旁喊道。

Emmett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医生都都说了, Michael这个年龄发这么高的烧还没有明显的感染迹象,还有几个月瘦50多磅,都是很不好的症状。要不然一个轻微脑震荡怎么会让他住院?他们还说在CT扫描发现脖子里有几个好几英寸大的淋巴结。还有你们没看见这层是肿瘤科吗?”

Brian感觉有人在肚子上揍了他一拳, 他来的时候太匆忙没有留意墙上的牌子。

“Emmett, 医生什么都没说前你别瞎猜。护士不时都说了来这里时因为别的地方没有床位。”Michael安慰他。

“她们骗你的。”Emmett哭着,“刚才 这层的厕所被占了我到下层上厕所的时候看见至少有5个空着的床位。”Emmett说完就哭着跑出去了。

Brian什么也没说,他挪一挪抱住Michael。 在飞机上他想过千千万万个见到Michael后的景象没有一个是现在这个样子。他看着椅子上坐的很少见的安静的Debbie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应该是在祷告,和当时大爆炸后Michael在手术室里被抢救时一个样子。他双臂收紧,恨不得把Michael埋在自己身体里。小心纱布他吻了吻Michael的头发。怀里的人闭着眼睛呼吸平均好像是在睡觉。屋子里静得可以听到针头落地的声音,病房冷冰冰的白色四壁仿佛是死神在招手,Brian原来觉得只有最悲伤的时候才会哭,但今天才明白欲哭无泪其实难受十倍。

好像过了很长时间,Emmett早就揉着红肿的眼睛回来坐到Michael的另一边了。 等到了太阳西下的时候,总算有一个四十多岁梳着短发精炼的女医生走进来。看到两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在床上抱在一起她欣慰的笑了,爱人在身边时病人康复的成功率高很多。她走到Michael面前先向Brian介绍自己。“我是格林医生。别的人我都认识了,你是?”

Brian伸手跟她握,“Brian Kinney。”只是希望医生赶快开始讲话。

“医生,我是不是快死了?”Michael笑到,被Brian掐一下。 Mikey这一点都不好笑。

格林医生拉格椅子坐在他们面前, “Novotny先生, 我叫你Michael好吗?”看着Michael 点头医生继续。“我想我有不好还有好的消息告诉你。从你脖子淋巴上用细针穿刺取得样本的快速病理报告出来了。确定是淋巴癌。”

Brian觉得世界好像塌了。

“但好事是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确定这是霍奇金淋巴瘤。 这个病在你这个年龄组的人还算比较多见, 而且我们的治疗方案也很成功。第一分期和第二分期的病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才百分之七十 你还高达,也就是说百分之三十Mikey会。。。” Brian觉得自己嗓子卡住说不出话来。

Michael摆脱他的手臂诗示意他保持安静。“医生,那下步怎么办?”

“首先我们得先做手术拿出来你脖子里的两个淋巴结来做详细病理。虽然我们百分之九十九肯定是霍奇金淋巴瘤但还是不能冒这个诊断错误的险,因为别的癌症治疗策略不同。然后我们会作MRI和PET来确定分期。你出院前可以做完这些测试。霍奇金淋巴瘤的标准治疗方案是七期化疗,每次化疗中间阁5个星期。 然后两期放疗,每次一个星期。当然这些都是在诊所里进行的。我们会定期用测试来监测治疗成效。我知道这一下子是很多信息, 你们应该好好想想。不过我已经订了你明天十点做手术。 手术很简单,不用全麻,局部麻醉就行。你同意吗?”

Michael呆呆的冲她点点头。

“那好,如果你们现在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先走了。 我每天都会在这儿, 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让护士们来找我。”

医生离开后他们四个人在病房里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 Emmett在捂着脸哭, Debbie在那里低声骂天骂地。而Brian只是坐那儿呆呆的希望时间回到今天早上。他就是永远不能再见Mikey, 永远不能和他在一起他也要他健健康康的,不要他有这个什么霍奇金淋巴瘤。

最后还是Michael受不了了,“你们怎么了。 我不是还好好的吗? 你们都先回去吧,我今晚不会有事的。”说着就推他们走。

Brian什么话都没说又挪过去抱住Michael把脸埋在Michael头发里摇摇头。Michael拿他没办法但还是摆手让Debbie 和Emmett 离开。

“Brian,” Michael无奈的说,“你刚下飞机行李都还在这儿。 你先回阁楼好不好,明早你可以在我做手术之前来嘛。”

Brian滑下来把头埋在Michael的颈窝,忍不住开始抽泣了。Michael也感到鼻子一酸。他记得当时听到Brian得了癌症时是多么恐惧多么难过多么担心。Brian现在应该也一样吧。没想到好不容易决定想和Brian在一起,自己却这么不争气。他用手揉着Brian后颈的头发,在他耳边喃喃的,“我在这儿呢,我没事的。”

不知哭了多久,Brian感觉眼泪好像都干了。他抬起头看看墙上的表, 九点了。他想起了今晚预定的包间。 好不容易准备好和Mikey 好好在一起, 老天却开了这样一个玩笑。操你妈的,阻止不了我。Brian  Kinney下定决心的事什么都阻止不了。

把Michael压在身下深深的吻上他的双唇。几分缠绵几分激情,充满了希望和承诺。直到两人大喘粗气脑子不能思考时才被迫分开。Brian把额头对上Michael的, 嘟嘟囔囔的讲,“Mikey我们在一起好吗?”

“嗯。。。”Michael还在喘大气,明显听清楚他什么意思。

“Mikey, 我爱你。 一直爱永远爱,现在没有了Justin没有了Ben,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Brian鼓足勇气说出心里藏了二十几年的话。

“Brian,”Michael这次听明白了,“听着,今天发生的事把你吓到了。你如果不想回去的话就在这儿先睡吧。 没事的。”Michael想挣脱Brian时却发现自己死死的被他压在身下。腿上还抵着某个硬物。他还是把头扭过去避开Brian的目光。

今天不会再让你逃过了。Brian把他的头扳正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Mikey, 你还记得一个月前我第一次回来我们在阁楼说过的话吗? 我十四岁时就找到真爱了,但你的确是现在才找到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可现在是你不能托付给我呀。”Michael难过的说。

“你刚才不是还向我保证你没事吗?”

看着那双浅褐色深情地眼睛,Michael冲他甜甜的笑笑。

Brian把Michael紧紧抱住,在他耳边轻声,“你在这儿,我在这儿,我们不会有事的。”

那个晚上Brian抱着Michael彻夜未眠。 冰冷的房间,窄小的病床,还有白天听到的惊天噩耗,但Brian心里却感到很幸福。 因为他第一次以情侣恋人的身份抱着Michael看着他醒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